冬天要喝桂圆红枣

承蒙喜爱 不胜感激 佛系写手 慈悲为怀

二月琐事(《打野》番外2)

王妈妈的坚定温暖,千玺的温柔执着,邬童的炸毛和情深,尹柯的隐忍和包容

他们向我展示了热血电竞和美好爱情的真实模样

谢谢总裁带来的温暖故事,谢谢凯千中野组和wink选手队医组

我好爱这个故事,完结快乐!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整个2018 WCG世界赛,TFB是倒数第二个到达慕尼黑的。


倒数第一是Faith,因为他们的队长失踪了。


 


1、王俊凯


二月WCG世界赛十六支参赛队伍在慕尼黑齐聚,比赛场馆位于慕尼黑西南部的Am Studio 20D,距离市中心只有10公里左右的距离。


赛方在场馆附近订下了五星级酒店给各大战队休憩训练,和往常一样各队的训练室都在同一层楼,于是战队之间互相打照面也是所难免。


然而无独有偶,到达酒店的第一天TFB就遇到了LCK的一号种子Samsung。


王俊凯对这个韩国战队印象颇深,去年S赛Samsung队长Maple赢了TFB之后回国直播时吐槽“五个中国人真是太菜了”,他当时看见这个新闻气的两天吃不下饭,连小面都不想吃。


战队之间再有嫌隙当面还是得做足了面子,打完招呼回房间后王俊凯去洗了个澡平复心头邪火,从浴室出来就见易烊千玺换了件睡衣坐在床上用手机看Samsung之前在韩国的比赛。王俊凯一边擦头发一边蹭上床,刚洗完澡有些发热的身子贴了过去,慢慢将人圈住。


这场比赛时间有些长,两人也看的入神,结束后视频网站自动跳转到下一个相关推荐,正好是“TFB S7不敌韩国战队Samsung遗憾止步四强”的视频内容。


野爹下意识的就想把视频关了却被王俊凯捉住了手,那人笑着说,怕什么,我自己还没看过呢。


他也没说谎,虽然TFB大赛的所有视频陶西都会复盘,但唯独这场他是真的不想看。


TFB的前队长从小最讨厌输,无论做什么都一样,小时候在大院里就是孩子王,后来读了书也是班里领头的那个,就连和小孩子们玩海洋球投篮都必须是赛场上公认的大哥,就更别提自己最看重的电竞赛场了,可偏偏LCK这座大山他翻了好几年却怎么也翻不过去。


去年是TFB最接近王座的一年,也是LPL赛区对他们最充满期待的一年,明明离奖杯只有一步之遥,可是在面对强大的韩国对手时他却还是感受到了明晰的无力感和挫败感,比赛结束后Samsung众人欢呼拥抱,隔着几米之遥的TFB五人只能远远看着,内心的不甘和沮丧夹杂着愤怒,合着观众的欢呼声几乎瞬间就能瞬间将人湮灭。


王俊凯自虐一般的看了一会自己被韩国中单追着满地图打的画面,直到生理出现了某种不适才苦笑着将pad拿过来想拉进度条,谁想不小心点开了弹幕,瞬间一排排的“菜逼”和“SB”从屏幕上左边齐刷刷的涌出来,而在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谩骂中有一条红色的尤其扎眼。


——TFB加油。


他感觉怀里的人缩了一下。


看网页题头这无疑是自己常用的电竞视频网站,这个网站有一个贴心的设计,凡是自己发的弹幕颜色和别人发的不一样,方便用户辨识。


“你把pad还给我。”易烊千玺在一旁抬手要去抢自己的ipad,王俊凯动作快,立马一手掐着他的腰把人箍得紧紧的,另一手将pad拿远了放在一边敏捷的点开了用户的历史弹幕,往下一滑几乎都是一样的。


——TFB加油


——TFB加油


——TFB加油


……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比赛,不同的视频,却都是同一句话。


看到这些他手下意识的一松,臂弯里的人挣着爬过来把pad从他手里一抽,接着钻进一边的被子里抬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


“我,我不会吵架,所以……”


他整个人都不太好,像是被蒸熟了似的从脖子根到脸颊都有些泛红,睡衣领口被扯开了,挂在脖子上的红绳露出一截卡在锁骨那里,肤色被衬的白的扎眼,看的王俊凯心跳加速,突然就觉得自己释怀了许多。


LPL现役第一中单平生最讨厌输,然而不管他喜欢与否,在过去的五年里大大小小的失败滋味他都尝了个遍,其中苦涩也是可想而知。


可是输了比赛原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赢来的是任何比赛都无法比拟的宝物。


那是一颗真心。


 


2.杜棠


作为TFB的新晋中单替补,杜棠从官宣开始就受到瞩目。


小组赛TFB和一支越南战队、一支台湾战队分在一组,实力上算较有优势,循环赛第一轮战队拿下2分,陶西看出线形势还算明朗,第二轮比赛开始前就问他想不想上去试一把。


杜棠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下午就没和大家一起吃饭,而是一个人跑去德国街头闲逛思考。


冬天慕尼黑夜晚的街道有些冷清,他找了家酒馆喝了点黑啤就接到了现任队长易烊千玺的微信,问他跑哪里去了。


杜棠没怎么啰嗦直接把地址给他发了过去,十五分钟后便看见易烊千玺穿的圆滚滚的走进了酒吧。


野爹从小是在书房里养大的小孩,这种地方来的的确少,坐下后看着便有些不自在,杜棠瞅着觉得好笑,便主动帮他叫了些吃的喝的,直到二杯啤酒下肚那人的脸开始微微有些红,在吵杂的酒吧里大声问杜棠为什么不接受陶西的提议?


杜棠想了会回答,有些害怕,没想过这么快能美梦成真。


他为这份职业放弃了太多,几乎是破釜沉舟,釜底抽薪,当时决定回国的时候也是一无所有,如果陶西现在说一句不要他了,那他回国就得去睡天桥底下。


所以机会来了虽然欣喜,但也会忍不住的去想如果失败了会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易烊千玺喝的有点醉了,话也比平时多了些,只见他叹了口气吃吃的笑道:“你放心,队长不会选错人的。”


都是一样在悬崖边上走独木桥的人,王俊凯是,杜棠也是;同理王俊凯觉得杜棠可以,那杜棠就一定可以。


喝完酒两人一同在冷冽的北风中走回酒店,杜棠扶着野爹回房间,敲开门就看见了正在敷面膜的王俊凯。


杜棠:“……”


“喝这么醉?”顶着一张面膜的王俊凯让人看不出表情,只是把人接过来顺手捏了捏鼻子,易烊千玺听见他的声音整个人立刻软了下来,直接窝进了怀里合上了已经非常沉重的眼皮,看的站在门口的杜棠愣了一下。


“行了你回去吧。”


杜棠点点头说了句好,结果刚转身又被王俊凯唤住了。


“杜棠,”TFB前队长笑的温和,可是眼神里分明有些东西冰凉凉的像是淬了冰:“位置可以给你,但人不行。”


接着门被关上,留下杜棠一个人站在酒店走廊上,被脑袋上的顶灯堪堪的罩着,半天也没有动静。


其实他想说王俊凯有些多虑了,说到底他一直都很明白,虽然从一开始易烊千玺的确给了他那么多的善意和关怀,但那些东西终究都不是给他的。


就如那人希望自己能够站上选手席,其实也不是因为看中自己,而是因为他对K神有百分之一百的信心,他觉得队长是不会选错人的。




有些梦注定是镜花水月,但好在人生终究不会只有一个梦想。


杜棠动了动僵硬的脖子,低下头一边快速的离开一边给陶西发了一条微信。


 


3、JoJo


WCG是LOL赛事的年度盛事之一,因此这几日不只是战队相关人员,还有众多赛事解说,主播以及主持人也来到了慕尼黑。


主持人JoJo这次辞掉了LPL赛区官方主持人的身份,单纯作为一个粉丝追到德国来,比赛正式开始前一天她给王俊凯发了条微信约吃饭,对方没答应。


——那楼下喝杯咖啡?有事儿想跟你说说。


美女一而再再而三的盛情邀请,王妈妈思来想去实在不好拒绝,就和小野爹备了个案下楼应约了。


两人多年好友,年纪也都不小了,很多事情开门见山的谈效率更高一些,王俊凯直接问她为什么不做主持人了,JoJo笑的有些无奈的回答,我老了啊。


王俊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没有接话。


国内现在年轻女主持人那么多,各个花枝招展心思灵敏,有些还有金主支持,现在电竞大热什么人都想来分一杯羹,行业里看着热闹是热闹,但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少。


“忙活了这么多年,这款游戏现在都成为国际赛事了,选手们都开始给大品牌做代言了,每天换着花样在微博上热搜,但我们这群人也老了。”JoJo妆容精致的脸上一双明眸静静看着他:“我觉得有些累了,所以工作也好感情也好,都想有个了结。”


她的声音有些颤,就算面对几十万观众主持比赛,王俊凯都不曾见她如此紧张。


“你……”


“我有爱人了。”王俊凯都没让她把话说完:“他很好,我很爱他。”


JoJo眼里某些热切的东西开始一点点的熄灭。


她是和王俊凯一路在LPL成长的人,当年也曾经参加过战队,然而女性玩家在电竞行业的定位一直尴尬,赛场荣光从来不是她们的,说到底靠的还是甜美声线以及一张娇美脸庞,这么些年来她除了直播和主持其实一直有在做一些赛事分析和操作集锦,可是热度并不高,也并没有什么人在意。


印象里唯独就有那么一次,采访结束后王俊凯叫住她问,你一姑娘家怎么上单玩的这么暴力?


JoJo下意识的觉得他可恶,然而细细一品,又觉得说话这么蠢直的王俊凯有点可爱。


她和那么多人一起玩过游戏,所有人都习惯了给自己让人头让经济,防御塔剩下一丝血等着自己来收,大龙打了大半停下等自己复活,打野永远围绕着上半区恨不得把眼睛都长在自己英雄的身上;而她和王俊凯相识那么多年,双排的次数寥寥无几,可王妈妈就是有那个本事看她被单杀之后从来也懒得管她,只会贱么兮兮的在频道里敲字嘲讽。


JoJo知道自己永远上不了选手席,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在大赛中体会在召唤师峡谷里杀伐决断的快感,然而却是K神让她觉得,她无法走到那个位置只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而不是因为自己的性别。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依旧笑靥如花,话说还是滴水不漏:“谁说要跟你好了,我是想说如果我打算转行去做媒体,你以后一定要让TFB给我独家专访,不给我可是会爆料的。”


之后她起身离开,离开前在拐角处站了一会,见王俊凯招呼服务员打包了一块榴莲蛋糕上楼,脸上笑意盈盈,让人颇为不爽。


 


4、安谧


安谧自从落地慕尼黑之后就一直在生病,领队姐姐说她大概是水土不服。


美女经理很少这么虚弱和狼狈,隐形眼镜也不戴了,套装也不穿了,妆也不化了,甚至头发都懒得洗,每天窝在酒店的被子里一边用卫生纸擦鼻涕一边给国内媒体发通稿。


陶西许久没见过她这么狼狈的样子了,敲开酒店房门的时候差点没有认出来。


“你…”教练吓了一跳,“没事吧?”


安谧用仅存的一点力气白了他一眼:“我看起来像没事的样子吗?”


两人进屋讨论了一些战队事宜,期间安谧不停的打喷嚏,唾沫星子喷了陶西一脸,教练坐在她面前忧心忡忡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何就想起几年前安谧刚来TFB的时候。


那时候TFB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小战队,队里面除了王俊凯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队员,谈个赞助简直比登天还难,他无数次看见穿着光鲜亮丽的安谧踩着高跟鞋出门和不同的赞助商吃饭,据说饭桌上红的白的什么都喝,有时候喝高了赞助商手脚不干不净还得忍着性子赔笑脸。


这个女人明明是天生的暴脾气,生活里什么也忍不得,把番茄说成圣女果她忍不得,超市排队被人插队她忍不得,网络上看见有人辱骂她爱豆也忍不得,可是偏偏被人摸大腿拉手腕她忍下来了,不但忍了,她还得让人看不出她的极力隐忍,得脸上笑得亲切自然,手上夹菜倒酒那叫一个欢快。


可是刚回基地就不行了,还没上楼就把高跟鞋脱下甩的远远的,指着空气一边骂一边哭,包包里的东西散了一地,被她挨个捡起来往楼下扔。


那晚刚洗完澡出来买烟的陶西被她一个粉饼盒砸到额角,唉哟骂了一句,抬头一看就愣住了。


他也觉得自己可能有病,这女人平时化着精致妆容,穿着漂亮衣裙的时候自己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看她一脸哭的眼泪花花,眼妆黑漆漆糊成一片,趴在楼梯口用一种奇怪的姿势撅着屁股用粗口大骂流氓赞助商的时候,却让他不知为何猛地怦然心动。


陶西以前曾经不理解为什么老板要挑个漂亮女孩子来做经理,后来一知半解就觉得这行业是真的龌龊,可但等他现在再看安谧,又觉得老板真是慧眼如炬,TFB能找到这么个人真是上辈子修的福气。


他们都是一路陪着这支战队从低谷慢慢爬上来的人,虽然各司其职却一直向着一个目标共同努力。


眼前美女经理鼻子红红的,眼睛里也是水汽氤氲,头发随便扎成一束,几缕发丝乱糟糟的垂下来,看着可怜兮兮的,比平时雷厉风行的时候似乎小了好几岁,陶西看着看着忍不住的笑了。


安谧抬头瞪他,你笑什么?


陶西掐了一把她的鼻子,不由分说将人拖过来直接圈进了怀里。


“睡觉。”


第二日TFB的美女经理感冒初愈,一张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脸终于精神了起来,她大衣里裹着白色丝质衬衣和羊毛紧身半身裙,整个人容光焕发的站在酒店大堂指挥摄影师拍花絮。


她旁边站着眉眼疲惫的教练,鼻子通红眼神涣散,喷嚏一个接着一个根本停不下来。


 


5、尹柯


尹柯到达慕尼黑的时候,WCG世界赛赛程已经进行了小半了。


尹医生连着两个星期忙的像陀螺,要办签证买机票,还要请假收拾行李,最后在机场落地的时候正赶上Faith打比赛,于是他只能自己打个车从机场往比赛场馆赶。


那天慕尼黑也是下着蒙蒙细雨,尹柯被冻得够呛,下了出租车直奔比赛场地,进休息室的时候BO5才打到第三局,他找了个沙发靠着看直播,看着看着竟然恍恍惚惚的睡了过去。


于是邬童赢了比赛回到休息室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尹柯裹着冬衣在沙发上蜷成一团,脑袋上头发乱翘,手里牢牢抱着休息室狗熊抱枕睡得昏天暗地。


作为Faith的队霸,邬队难得一次的有些心虚。


回到酒店尹医生自己开了间房,接着回屋里洗了个澡上床休息,中途邬童发微信说自己要去复盘,他回了个好,然后沉沉的睡了几个小时醒来,发现邬童又被拉去打训练赛了。


原来Faith这次比赛的运气实在不好,抽签抽了个死亡之组,同组不但有北美赛区第一种子Crown,还有LCK第一种子Samsung,出线形势并不明朗,因此邬童只能每日带着队员约训练赛,从大清早到晚上,一刻也不得闲。


他这边忙的快疯了,尹柯一个对游戏没那么沉迷的人自然就有些无聊,白天自己在慕尼黑里面瞎转,晚上就窝在被子里抱着pad追剧,直到Faith终于出线,接受完采访的邬队提前从场馆跑回酒店,原以为会看见尹医生独守空房空虚寂寞冷的样子,却没想那厮刚从街边食摊上买回了烤的焦香的烤肠和滋味醇厚的德国黑啤,此刻换了睡衣抱着pad看片看的不亦乐乎。


“…你倒是开心的很。”


邬童脱了外套往他床上钻,语气不知道为何听着酸溜溜的。


两人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瞎扯,邬童说接下来的赛程不会那么满,问他想不想一起去慕尼黑周边转转,尹医生盯着视频随口答:“你忙你的,慕尼黑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和谁来的?”


邬童问的时候其实也没多想,直到尹柯顿了一下陷入了沉默。


视频里正好在演一出喜剧剧情,演员夸张的表演发出刺耳的声音,邬童面无表情的嚼着嘴巴里的烤肠,看着尹柯一只手抓着自己的睡衣衣角抠抠抠,脑袋顶上翘起一撮呆毛,随着他细微的动作一颤一颤的。


“说啊,和谁啊??”


青年的声量拉高了一倍,尹柯皱了皱眉。


这人怎么总是这样,明知道会难堪却还是喜欢把那些别人藏在光鲜亮丽下的龌龊大白天下,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任由他被阳光照的无所遁形。


“邬童,成年人谈恋爱是这样的,在你忙的时候我不会逼着你对我付出时间,但是在我不想说话的时候你也得学会不要刨根问底。”尹柯气呼呼的说完从床上爬起来就想走,没想立马被人抓着脚踝又拖了回来。


“你要干嘛?!”


“和他去过的地方,就不用和我去了吗!?”


邬童声音暗哑,双眼狠厉,呼吸炽热,活像一匹狼磨着森森白牙的饿狼,随时可能扑上来冲着脖颈咬上一口:“我告诉你,等我比赛打完了你就给我整个地图标清楚了!之前去过哪里,吃过什么,看过什么,然后咱两一个个的去整明白了,你的初恋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的初恋就不是初恋了!?”


“你简直…你不讲道理!!”尹医生眼见睡衣被人一把扯开了领口,暴露在空气中的胸膛微微颤抖着,眼眶不知不觉的又有些发红。


邬队才不管他,一边扒人裤子一边骂:“你有个屁的道理。”


 


6、陶西


TFB的所有队员一直觉得他们队长和教练的关系扑朔迷离。


这两人认识的时间貌似非常早,陶西应该是现役团队里最早认识王俊凯的,然而这些年在所有人的印象当中,他们两别说兄友弟恭,连起码得互相尊重都不怎么谈得上。


从队长位置退下来的王妈妈如今一身轻松,虽然关键比赛照样打但总算不是场场都得坐上首发席,偶尔杜棠上阵的时候他就在休息室里陪着陶西看直播,看着看着两人便总能吵起来。


“为什么要接这个大龙团??!”


陶西抓着头发看黄豆豆和易烊千玺跳进龙坑,恨不得能一只手伸进屏幕里去把他们拽出来。


“我觉得可以打啊。”


王妈妈坐在一边悠哉悠哉的哼了一句,话音刚落就见屏幕上TFB队员被人家堵在龙坑里打了个二换五。


“哎哟,好像真是不能接呢。”


“废话!!你脑子里都是豆腐渣吗!!”


陶西巴不得亲手埋了他。


“你们两好吵啊,”在一旁敷面膜的安谧抱怨:“吓得我面膜都差点掉了。”


陶西:“……”


比赛结束后王俊凯约陶西出去抽烟,两人站在吸烟区吞云吐雾,陶西看着他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说了一句:“杜棠还不错吧。”


“嗯。”王俊凯一点也不矫情:“还不错。”


这结果也不算意外,新中单本来就是两人一起挑的,陶西看操作,王俊凯看性情,这两人都是表面吊儿郎当其实骨子里作的一逼的人,全国上下那么多现役中单选手,国服那么多天秀操作一个都看不上,最后还是在北美把人找到的。


“那你有什么打算?”陶西皱着眉头摁灭了一根烟:“你也要去开淘宝店?”


“这倒不会,”王妈妈笑容亲和:“不过说真的,你觉得我做教练怎么样?”


陶西:“……”


“你看,我大赛经验多,操作也过关,看人眼光也挺不错,你不觉得我做教练非常合适吗?”


“不觉得!!”陶西几乎咆哮着打断了他的话:“王俊凯你是傻逼吗!??”


迟些两人回到休息室的时候队员们都已经回来了,看见教练一脸暴躁就知道王妈妈又把人气到心梗了,于是见怪不怪的各自收拾东西。


TFB半决赛对上了台湾战队TMY,这支队伍是个奇葩,入围赛打的非常艰难但自从进了淘汰赛就拿出了各种奇怪的英雄和打法,什么中路的时光老头,上路的奎因,打的LCK和北美的战队一脸懵逼。


对上这种喜欢玩套路的队伍最难的就是ban选,比赛前一天战队人员凑在一起开会商量第二天的应对策略,就ban不ban对面中单之前表现良好的时光上发生了分歧。


说是分歧,其实也就是王俊凯和陶西的单纯抬杠。


“我觉得时光大招cd短,后期团战很吃亏,ban了没什么问题啊。”王俊凯觉得莫名其妙。


“他除了大招还有什么?这个英雄本身脆,后期很好处理没有必要浪费一个ban位。”陶西也步步不让。


“那你觉得应该ban什么?”


“你不觉得塔姆很烦人吗?这个辅助是盘活整场比赛的关键,全图游走带着AD到处支援难得不应该ban掉??”


王俊凯一手撑着下巴想了一会:“还好吧。”


陶西:“好个屁!!”


教练气的整张脸都红通通的:“你给老子闭嘴!!你以为你是谁?真当自己是教练了?你搞清楚自己现在还只是TFB的服役选手!能不能先把你自己的工作做好先!!”


他虽然常常对着王俊凯发火,但这么重的话的确从未说过,瞬间训练室里一片鸦雀无声,仿佛落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


晚些陶西没有和众人去吃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抽烟,顺便打开电视挨个频道看过去发现不是英文就是德文一个都看不懂,正窝火着门就被敲响了,他开门一看居然是易烊千玺。


“干嘛。”教练看着他理所应当的想到了把他气得肝痛的某人,语气自然也就硬邦邦的。


“您还好吗?”易烊千玺小心的打量他。


“好个屁!!我真特么想弄死他!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做教练有什么好的?从来赢了是队员的功劳输了全是教练的锅,这几年他看我被骂还没看够!?明明可以功成身退好好生活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名声去冒这种险??!”


憋了半天终于可以发泄的陶西开始滔滔不绝唾沫星子四处乱飞。


“他不心疼自个儿我就不能帮他心疼?!!”


陶西从来没和他们聊过,自己原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LOL职业选手。


电竞圈里没有人不迷恋在赛场上拼搏厮杀的感觉,但是选手席就那么十个位置,而优秀人才如过江之鲫,你若还想留在这里你就总得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而陶西选择了教练这一条路。


他一路陪着这些选手,赢得时候在训练室里一个人欢呼,输的时候被全网喷子问候全家,躲在屏幕后面熬更守夜的看每一场比赛,记录每一个数据,游戏里最枯燥最无趣的部分只能由他来消化,而最后离开的时候他却连淘宝店都开不了。


陶西看着眼前TFB的年轻打野,没有发现自己抓住门框的手在颤抖,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些哽咽。


“到底为什么要做教练?难不成担心你跟着别人跑了?”


易烊千玺简直哭笑不得。




“当然不是。”


他想起楼上房间里也在发脾气某人,抬手拍了拍TFB教练的肩膀。


“是因为他自己有一个非常好的教练。”




7、单身狗


黄豆豆觉得人生真的太艰难了。


作为一个十九岁青春正盛身体健康的成年男子,体健貌端无婚房,偏偏每天还要在训练室遭受不同程度的暴击。


比如早上推开门看见王俊凯抓着易烊千玺的手指头玩,比如中午吃饭看见易烊千玺帮王俊凯挑水煮鱼里的刺,比如晚上睡前看见王俊凯在空间里给易烊千玺折的一支玫瑰花......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每次的赛后采访环节,王妈妈在镜头前什么都不会就会对着打野闭着眼睛瞎JB吹,好几次黄豆豆看着他们队长拿着话筒对着镜头嘿嘿嘿的笑,说,ADC就那样吧,你们不觉得还是打野抓下支援的好吗?


黄豆豆:“......”


单身狗是真的没人权。


于是某个月黑风高天,训练赛结束后黄豆豆开始热情的呼朋引伴,打算联合TFB的单身狗们一起对中野没日没夜的虐狗行为提出严正的抗议。


焦耳和杜棠听他慷慨激昂半天一脸懵逼,白舟就很干脆了,起身拿起外套往外走:“哦,我有女朋友啊。”


剩余三人:“......”


于是最后中下两路三人组孤独的吹着慕尼黑的夜风出去买麦当劳。


“豆豆你要是觉得寂寞也可以谈恋爱啊。”回来的路上焦耳有些莫名其妙的问他:“追你的人也不少吧。”


他这话倒真不是胡说,黄豆豆虽然长相算不上俊美,但也是周正可爱的类型,在野爹入队之前TFB女粉丝最多的除了王俊凯就是他了,现在LOL越来越火喜欢的女孩也越来越多,黄豆豆若是真的愿意,从现在大火的漂亮女主播里挑一个做女朋友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行吗?”


“上次不是有个女主播来基地送你礼物吗?那姑娘看着还行。”杜棠提醒他。


“别提了,”黄豆豆想起那茬就头疼:“那女主播简直是个奇葩,微信聊了几句就让我陪着逛街买包,这几年咱们赚的是不少但也不能这么花吧,你看野爹就从来不让队长给买包买首饰啊。”


焦耳呵呵一笑:“那是因为野爹比他有钱。”


杜棠:“那之前给你刷礼物的粉丝呢?不是还有人都追到慕尼黑了吗?”


“想什么呢我怎么能睡粉丝呢??”黄豆豆站在冷风戚戚的街头咆哮:“人家是想支持我们,我跑去泡人家这合适吗?!你们都是魔鬼吗!“


“主播也不行,粉丝也不行,那你原来认识的同学呢?朋友呢?”焦耳问。


“那些人聊不来啊。”


黄豆豆脑子里回想了一下都记不得上一次被邀请去同学会是什么时候了,他是读完初中就开始打职业的人,同龄人这个年纪正好是准备高考进入大学的这两年,大家都忙着考试入学结交新的朋友,根本也没几个还能保持着联系的,偶尔有那么几个还能说一两句话的,逢年过节聊起来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人家说些学校里的东西他听不明白,他说些比赛场上的见闻大多人也不太感兴趣,偶尔有几个玩游戏的顶天也就是打听些选手八卦,其他再多也聊不出什么别的了。


谁让他们选择了一条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路,这些年路上寂寞难耐总是有的。


“说到底你想找一个不乱花钱,能了解你,懂打游戏,还能陪你聊天的,”焦耳表情复杂的看着他:“你这不活该单身吗?”


黄豆豆表示不服:“那凭什么队长就找得到??”


面对这样的灵魂拷问,站在街头瑟瑟发抖的三人陷入了久久的沉思,最后还是杜棠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他睡粉丝啊,”替补中单冷冷道:“你不是干不出来吗?”




下路双人组:“......”




8、邬童


WCG世界赛进行到后期,Faith在半决赛输给了韩国第一种子Samsung。


比赛过程跌宕起伏,整整打满了五场,Faith全队倾尽全力奋战到最后一刻,可惜离胜利还是一步之遥。


结束后邬童连休息室都没去直接回酒店,下了出租车便看见酒店门口有个裹着毛呢大衣的人站在那里抽烟,见他走近便淡淡的笑笑:“回来了?”


“嗯。”邬童冲他点点头道:“从今天开始我空了,咱们可以找地方玩玩。”


经过那晚尹柯现在听他说“出去玩”浑身毛都快竖起来了,连忙摇头表示我不想出去玩,我怕冷,我要窝在酒店看宫斗剧。


邬童表示那也行。


两人打算一起回房间,没想却在大厅里遇到了TFB前队长王俊凯,对方看见他的时候脸上表情有些意味深长,瞅着人半天叹了口气:“还是嫩。”


他刚从训练室看了比赛出来,凭良心讲Faith和LCK第一种子其实真的没差多少,每条线上都不弱甚至还有小优,坏就坏在大赛经验还是少了些,中间团战被阴了一波打乱了节奏。


邬童看见他这个模样内心本能的不爽,捏紧拳头冷哼了一声:”你行你上?“


王俊凯笑的和气:“上就上,你等着哥帮你修理他。”


邬童嚎起来:“谁要你帮?!你打得过我吗?”


王俊凯耸了耸肩:“要不Solo一局?”


邬童表示求之不得,很想回屋看宫斗剧的尹柯默默抬手揉了揉额角。


这个点TFB大多数人已经回房休息了,推开训练室的门只剩下易烊千玺还在做基础训练,新队长见有客人主动站起来给尹柯倒了杯水,没想尹柯还来不及说声谢谢,就听见正在打开游戏的王俊凯跟邬童商量:“Solo多没意思啊,要不我们玩2v2吧?”


“啥意思?”邬童没懂。


“带上自家小朋友,再加三个电脑,咱们来盘5V5怎么样?”王俊凯把刚倒完水的野爹拉到自己身边坐好:“来,千玺,开机。”


邬童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抱着水杯的尹医生立马崩溃了:“你当我是傻逼???他有多坑你知道吗?”


尹柯掰了掰手指头:”你几个意思?”


他这种对自己的实力心里没有一点数的态度让人很抓狂,但碍于求生欲邬童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四人最终还是一同登录游戏,易烊千玺为了照顾尹医生选了个AD位,两人完全没有理会中路杀的你来我往刀光剑影,平平稳稳的互相补兵问候。


“他腱鞘炎很多年了吧。”尹医生慢悠悠的问:“平时都怎么保养的?”


“就是针灸,热敷,还有贴一些膏药,之前也打过封闭针。”易烊千玺被问的有些慌,眼神看了一会屏幕又去看尹柯,手上操作断断续续的。


“封闭针也没关系,只要不是频繁使用就不会成瘾,不过用‘围刺’的针灸法会比打封闭针对手的机能损害小些,你们队医应该也懂。“


“好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减少训练的强度,平日里能不用手的时候就别用,多吃高蛋白和高维生素的东西,油腻的东西就别让他吃了。”


“是吗?我看他什么都吃以为没什么忌讳...”易烊千玺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下意识的就想去拿手机:“我是不是该记一下?”


“记吧,我说着你记。”


尹柯一边笑得温和,一边趁着小朋友拿手机点着鼠标对易烊千玺的英雄把所有技能丢了一遍顺便挂上一个点燃。


游戏背景音里“first blood”的提示音响起时邬童看他的眼神赤果果的全是鄙夷:”你也太不要脸了。“


尹柯一手撑着下巴拉自己的英雄回城,语气淡淡的回答:“没办法,不能让你再输了啊。”


看他打了个哈欠连看屏幕的眼神都是懒懒的,邬童心里抽了一下。


他以为自己准备的已经够好了,上场前也做了足够的心理预设,自己刚回到队伍第一次出征世界赛就能进入四强成绩不算差,Faith的粉丝们也算满意,今天比赛之后微博上并没有太多的谩骂和职责,按理说正常人也该知足了才对。


可他不是普通的正常人,他是邬童。


他是Faith的队长,是LPL的中单代表人物,也是未来中国LOL最有前途的电竞明星,因此他不觉得满足,他只觉得气。




“才不会再输了。”


邬童咬着后槽牙哼了一句,眼角微红,心里酸胀,却又莫名的感觉有些幸福。                                                                                                                                                                                              




9、易烊千玺


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酣战,WCG世界赛决出了最终决赛的两支队伍,分别是来自LPL的TFB和来自LCK的Samsung。


这差不多算的上是去年S7的重演,一时间网络上关于两支队伍的“恩怨局”究竟会鹿死谁手产生了种种猜测,知乎上关于“TFB能否一雪前耻”的帖子一晚的讨论量就突破了5K。


晚上易烊千玺躺在床上刷帖子刷的入神,突然听见王俊凯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而那人正在浴室洗澡,他想了想干脆就自己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是个女声,操着浓重的重庆口音,接通后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他一个字也听不懂,好半天找了个间隙插了句嘴,才秉明了自己的身份。


等王俊凯系着浴巾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结束了通话,坐在床边若有所思,见人出来了站起身来看着有些慌。


“怎么了?这么一会就想我了?”王俊凯一边擦头发一边打趣:“那你可以进来和我一起洗嘛。”


易烊千玺:“……”


第二天王俊凯起床的时候发现,平日里睡不到自然醒就会一整天精神不济的小野爹居然破天荒的没睡懒觉,早上八点就没了人影。


易烊千玺不睡懒觉本质上和王俊凯不收拾东西的可怕程度不相上下,王妈妈觉得有些稀奇,洗漱完毕便出去找人但找了整个酒店也没寻着,直到中午易烊千玺才回来了,他看着精神不错,队友问他去哪了,他就简单回答出去买了些东西。


之后几天TFB还是和往常一样努力备战决赛,期间白舟的父母从国内办了旅行签证过来,不但给众人捎来了一堆国内的零食,还送来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


“决赛那天给你们带着,要是拿了冠军就能用上了。”


白父说的激动,易烊千玺从他手里将国旗接过来,感觉沉甸甸的。


他这几天烦心的事情不少,最要紧的大概是决赛的出场配置,陶西让他考虑一下要不要让杜棠首发第一局,一方面可是试一下Samsung的深浅,但最重要的却是因为王妈妈的手最近状态实在不好,教练担心他连战五局会撑不住。


易烊千玺第一次感觉到作为队长的难处,偏偏王妈妈还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和陶西争执,典型的看热闹不怕事大。


“我们也许不用打满五局呢?”新队长私下里和他商量,眼神里透着些急迫。


王俊凯揉揉他的头发回答,那当然是有可能的。


易烊千玺又问:“可是Samsung的王牌是上单,他们上单通常也不会首发,如果你上场了他却没有上场,那我们就先亮了底牌。”


王俊凯点点头表示你说都对。


“别闹了,”易烊千玺难得一次捉住他得手有些烦了:“我说什么都行吗?”


“当然,”王俊凯被他甩开了一点不恼:“因为你是队长啊。”


野爹气结。


说到底还是他们忽悠他在先,陶西明明说过他除了应付采访和抽签并不用管理其他的事情,但是等队长这个头衔真的压到了他的头上,他才知道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最后易烊千玺也是想了许久,最终正色看着TFB的老赖中单问:“你想上吗?”


王俊凯没想到他会有此一问,眨了眨眼睛没接话。


“我是队长,我得对TFB全队负责,一切以夺冠为目标来考虑,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希望K神能够首发。”现任队长表情严肃,语气清冷:“但如果你表现不好,我就换杜棠上。”


王俊凯掏了淘耳朵似笑非笑的倒在他身上,低声哼哼。


“这话听着可真让人不爽。”




决赛那天慕尼黑难得放了晴,能够容纳两万名现场观众的安联体育馆外早早排起了长龙,TFB的应援队伍也在入口出支起了长桌分发横幅和灯牌,比赛开场前半小时场馆中已经稀稀拉拉的亮起了战队的应援手灯。


TFB六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离开休息室来到舞台边等着上场,易烊千玺站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心情颇佳的王俊凯,几人在黑暗种看着看台上星星点点的手灯以及各色字样的手幅,这时候易烊千玺突然转身拉了拉王俊凯的手,指给他看舞台最前面大概正中的那个位置。


“我安排阿姨坐在那里了。”


王俊凯原本志在必得的笑容凝在脸上,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是你表姐打来的电话不巧被我接了,她们商量了一下怕你分心,阿姨就说等比赛结束后再让我告诉你,但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现在跟你说了也不坏。”


小野爹牵住了他捏成拳头垂在身侧的手。


“队长不用怕,我们一起,让阿姨看看你拿冠军的样子。”


他语气温和,态度诚恳,让人觉得非常的心安。




易烊千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无所畏惧,心志坚定,对自己所爱的事物和人都充满了信仰,哪怕他经历过那么多,比如年少的孤独,追梦的艰难,和世俗的刁难,但他还是愿意努力成长,用自己渐渐丰满的羽毛,去保护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所以王俊凯当然也爱他。


所以他们一定会幸福。




-END-




真的结束了。下一篇给锦鲤朋友。

评论

热度(1057)

  1. WX🦀💓🐏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