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要喝桂圆红枣

承蒙喜爱 不胜感激 佛系写手 慈悲为怀

我方打野就在附近(完结章)

追了四个多月,完结撒花!电子竞技嘛,我们总开玩笑说“菜是原罪”,其实不是,电子竞技的意义不输于任何其他团体运动,都是讲求team spirit的,它对我这种菜鸡操作选手来说是让我在平淡无味的生活中找到了热血和生命的乐趣之一,它让我相信年轻真好,相信热泪盈眶,相信只要不放弃只要努力终能见到划破黑夜的曙光

也感谢总裁这几个月来的辛苦写作,将两位小朋友的独有神韵和精神描写的活灵活现,让每一个角色都有血有肉,立体而丰富,这是不可多得的,也是让我这个电竞girl非常想暴风流泪的

这几天的s8赛季rng出局一直挂在热搜上,我心里也不舒服,但这篇文章真的给了我很多动力,永不言弃才是电子竞技永恒的精神内核,新赛季,从头开始,一切崭新,尽遂人愿吧

王妈妈和野爹,中单童哥和队医柯柯,顶峰相见吧!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神神叨叨电竞大神X耿直邋遢电竞新秀,无法上升


其他角色全部来源《少年时代》


前章指路:(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




22、


WCG全国赛和世界赛之间隔了将近一个月的修整期,正好赶上了2月中的中国新年。


饶是大赛在即,过年这种特殊时节俱乐部还是要展现基础的人性关怀,二队的小孩们被陶西早早的放了假,年前三天差不多都走干净了,剩下几个一队主力也给了三天年假让他们走亲访友。


黄豆豆和焦耳都是北京人,年三十晚回家吃个饭就好了,白舟的父母千里迢迢从昆明赶来陪儿子过年,陶西大年夜约了安谧出去单独吃饭,整个基地就剩下王俊凯易烊千玺还有杜棠,都是没有家人理会的可怜人,只能凑在一起抱团取暖。


自从TFB众人接受了队长即将退役的事实,杜棠在队里也慢慢的适应了起来,如今他已经开始和其他四人私下里双排,训练赛偶尔也会上场,毕竟替补转正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完成,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学习,王俊凯当仁不让自然是过渡期TFB新晋中单的第一指导人。


于是年三十易烊千玺在宿舍睡了大半天醒来,下楼回到训练室就看见王俊凯坐在电脑椅上,靠着椅背抱着手臂翘着二郎腿,看着杜棠的游戏画面满脸的恶意。


“一个辛德拉对线都不带点燃,怂成这样你玩儿什么中单?”


“你怎么连基础补刀都这么菜?漏一个炮车就去死一次好不好?”


“土豆这么弱的中单你都刚不过?这种弱逼原来我都拿来练英雄的好吗?”


……


易烊千玺见杜棠幽幽的转头看了他们队长一眼,满脸都写着“你丫闭嘴”,他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的站在两人身后默默的看完了一场单人rank。


“你这个样子,WCG会被邬童打到连妈都不认识你信吗?”一局结束,王俊凯看着杜棠满脸都是真情实感的关切。


杜棠愣了一下:“……我要上场吗?”


王俊凯挑了挑眉:“不想上?”


对方连忙摆手:“不是。”


“那不就结了。”王妈妈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世界赛我还是主力,但肯定会给你上场的机会,到时候表现如何看你造化,当然你也可以抓紧时间去抱个大腿,确保你一个人在中路不会那么孤单。”


“大腿?”杜棠一张面瘫脸上难得露出疑惑的表情。


王俊凯呵呵呵的笑,突然转身一个伸手将站在后面的易烊千玺半搂着拖了过来:“来,大腿,过来抱一个。”


易烊千玺:“……”


年三十基地食堂里的厨师也都放假了,晚上三人到了饭点无处可去,最后王妈妈眼看着谁都指望不上,只能自己去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超市买了点菜做了个三菜一汤。


这是易烊千玺第一次看他做菜,虽然内心深处不觉得意外,但看他真的开始颠勺炒菜还是觉得有些新鲜,站在一边眨着眼睛看的出神,没留意炸鱼的时候滚油飞出来把人烫的往后跳了一步。


“在这杵着干嘛?”王俊凯瞟他一眼,眼神落在被烫红的那处,下意识的想拉过来揉揉但又放不开手里的铲子,内心很纠结。


于是被嫌弃了一番的野爹也只能从后厨退出来,乖乖和杜棠两人坐在桌边等着投食。


大过节的王妈妈也很给力,给两人做了一盘水煮鱼,一碗清炒时蔬,还有蛋炒饭,全是川辣口味,看着色彩分明格外让人有胃口,杜棠刚从国外回来许久没吃过如此正宗的麻辣口,刚下去两筷子就立刻往嘴巴里冲下去半杯清水。


“吃不惯?”易烊千玺问他。


杜棠点点头:“之前在国外整天吃的面包三明治,很久没吃过这种菜了。”


王俊凯似笑非笑的瞟了两个废柴一眼:“千玺就算了,你说你一个自己在国外生活的也不会做饭?怎么不让你家长教教你?”


“他们懒得理我。”杜棠一口鱼就着一大口米饭吃下去,半天没有再说话。


易烊千玺挨着王俊凯坐,不知不觉碗里被他队长丢进来的菜已经堆成了小山,听到这里他抬起头看着沉默而清隽的TFB替补中单,想想还是轻声说了句:“今天还是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杜棠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


吃完饭王俊凯打发两人去玩,自己洗了碗收拾了后厨,忙活完毕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来钟了,他离开食堂回到宿舍见训练室和休息室里都没有人,想想转身拿着烟拐弯上了天台,果然看见易烊千玺裹着厚厚的白色羽绒服站在天台边讲电话。


2月冬天的北京依旧很冷,野爹说话的时候哈出的气都是白的,王俊凯看他裹得胖墩墩的像只小熊,帽子盖在脑袋上缩成一团非常的可爱,忍不住走过去将脑袋搁在他的肩上,双手从腰下绕了过去,抱得紧紧的。


易烊千玺正和爸妈说话,当即抖了一下,回头一看来人表情有些微妙,但话没有停下来。


“对,我队长,他很照顾我,他今年过年也没回家。”


王俊凯饶有兴味的看着他的脸上慢慢泛起一层薄红,眼睛亮晶晶的,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他在啊,他正好在我旁边。”


话音刚落,野爹突然站直了身子回头,就着被人抱着的姿势把手机放在了王俊凯耳边:“爸爸妈妈问你新年好。”


王俊凯下意识的愣了一下,抬手把手机接过来表情有些懵。


“叔···叔叔阿姨,过年好。”


LPL第一话痨生平头一回说话打磕巴,这要是被陶西看见了回头可以嘲他一年。


“诶,我们都挺好的,您,您客气了,应该的应该的。”


王俊凯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把人拢在胸口抱着,努力平复心情,同时低头看着易烊千玺无声的咧开嘴正笑得欢快,心里简直又气又乐。


“没问题,得空一定去美国打扰,叔叔阿姨得空回国来看千玺也一定告诉我一声。”说了几句他终于找回了自己原来的声调,脑袋在野爹耳边蹭着,一边说话一边呼着暖烘烘的热气:“千玺很好,他很优秀,世界比赛您一定记得看,有他在我们肯定能拿冠军。”


易烊千玺被他箍在怀里,听到后面两句话心里一颤。


“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没他在我也不行。”


几句寒暄后电话总算被挂断,王俊凯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收就凑近送上了密密实实的亲吻,间隙声音低沉带着笑意:“这波中野联动怎么样?野爹你还满意吗?”


易烊千玺闭上眼睛回吻他,裹着厚厚衣服的身体被人老老实实的圈着,揉捻着,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还算满意,他在京城冬日零下五度的室外被亲的满脸都是红通通的,半响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好巧不巧的就看见几片轻薄雪花慢慢悠悠的从空中飘了下来。


“队长。”他将人推开一丢丢,喘着气说:“等你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也要让我说句话。”


王俊凯心下了然,抬手拂去落在他额前碎发上的雪花答:“好。”


接着短暂假期之后,紧锣密鼓的集训又开始了。


陶西收集了各赛区所有一号种子和二号种子队伍的资料,每一场比赛他们都要认真观摩学习。


易烊千玺自高考后再一次回到了没日没夜的学习状态,白天要看资料片研究对手,晚上要打训练赛,半夜还要和K神solo或是去韩服单排,一天恨不得能生出48个小时来用,偏偏陶西还不给他安生,某天单独把他找来办公室,开门见山的就给了他一个难题。


“WCG世界赛,你来做队长吧。”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眼看着陶西没来得及反应。


“这个队长也没什么实名,不过就是采访、抽签的时候做一下代表,你不用有什么太大压力。”


“可是…”半响,易烊千玺嘴唇慢慢动了动:“这个位置应该是王俊凯的,他还没有退役。”


TFB从王俊凯接任队长之后到现在,这个位置从来也没有换过别人。


“虽然这次世界赛王俊凯不会缺席,但是既然杜棠会上场,整个LPL自然也能猜到K神的服役期快到头了,TFB在这个时候必须有个新的风貌,要站出来新的队长,我不能让外界感觉我们青黄不接,让粉丝觉得我们没了王俊凯就要垮了。”


陶西有些烦躁的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踱步子:“LCK和LMS今年都很强,韩国赛区一号种子是卫冕冠军,欧美战队一向出黑马,打发蹊跷容易爆冷,更别说近来风头很劲的台湾和越南赛区,还有LPL自家兄弟Faith,今年世界赛是真的不好打,与其让他挂着这个虚名去应付无数记者关于‘退役’的问题,不如换个人来?千玺,我知道你是因为K神来的,可是你不会告诉我,他退役了你就要立刻拍拍屁股走人吧。”


......


易烊千玺两只手放在腿上,修长的手指拽着自己衣服下摆。


“其实,我想过的。”


陶西微微拧起了眉头,听他继续说。


“最开始进TFB的时候我只是想找个机会和他一起打游戏,当时想着就待一年,一年里总会在训练赛里遇见,能够成为他的队友这种事我连想都不敢想,后来真的发生了自己都觉得像是在做梦。后来听到TFB招了替补中单,我理智上理解他的选择但感情上觉得真的无法接受,可是等冷静下来我又发现,就算没有了队长似乎也没办法轻易的离开这个队伍。不管是豆豆、焦耳、白舟还是杜棠,以及一直很照顾我的教练还有经理,还有…还有王俊凯,他也有一直没来得及完成的目标,我觉得你们都需要我留在这里继续服役,所以我是不会走的。”


易烊千玺抬头看着陶西:“他不是问过我吗?愿不愿意努力拼搏直到把国旗正式插在LOL国际赛事舞台上面,为电竞之光的薪火相传贡献我们自己小小的力量。”


……


“我的回答是,我愿意。”


陶西看着眼前的漂亮青年,久久说不出话来。


印象里不久之前这孩子还是个稚嫩的准大学生,明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但是在他面前却是拘谨不安满脸愧色,当时陶西对他还带着些偏见,对这尊大佛秉持着惹不起我尽量躲得起的态度,虽然给他安排了最好的宿舍最好的设备,但内心深处巴不得他支撑不了一个礼拜就觉得无聊赶紧拜拜走人。


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不过这大半年过去,易烊千玺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不知不觉间已经用还不算厚实的肩膀为战队撑起了半边天。


目送易烊千玺离开办公室后,陶西叹了口气,坐回电脑椅上转头冲着身边大约两米高的立柜后面骂了一声。


“听清楚了吗?爽了吗?”


王俊凯从后来绕出来,一脸的春风得意:“清楚清楚,现场直播呢,能不清楚吗?”


他笑的实在是有点猥琐,陶西忍不住的就想抽他:“现在你放心了吧??”


王妈妈摊开双手表示无辜:“我有不放心吗?从来没有啊。”


陶西捡起一个文件夹冲他砸了过去:“滚——!”




就这样,2月末战队修整完毕,冬末初春交替之际,TFB的中单替补终于在官博正式宣布,彼时也到了战队出征WCG世界赛的时候了。


出发那天易烊千玺照旧睡过了头,被王俊凯摇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小野爹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吓得从床上直接跳了起来。


等他洗刷完毕王妈妈也帮他把行李重新整理了一遍,两人一同下楼就遇到了同行队友白舟和焦耳,上野两人一边拿着手机组麻将局一边拎着行李箱往下走,结果差点在楼梯口绊了一跤一起滚下去。


“看路……”王俊凯是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手下全都是些生活废柴。


从TFB训练基地到机场不过半小时路程,安谧给他们安排了车和摄影,准备顺便在路上拍摄比赛花絮,于是又到了真情实感展现队友爱的时候,黄豆豆坐在杜棠旁边想了很久决定放下京城小爷的身段给他们新晋中单替补一个笑容,不料面部肌肉实在太过僵硬,场景引起众人极度不适,看的安谧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不想笑就不要笑!笑这么渗人你要吓唬谁??”美女经理人卷起手里的资料朝他的脑袋敲下去,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最后好不容易等一行人到达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出发口一群粉丝早已经拉起了横幅,举起了各色应援牌。


“TFB!!Fighting!!”


“出征德国!勇夺冠军!!”


“K神!!K神不要退役!再战十年!!”


一群粉丝站在出发口嚎的撕心裂肺,其中一名穿着应援服的男生手里挥着的一面印有TFB对标的大旗,看见众人下车立刻粗着嗓子吼出声来:“薪火相传!一脉相承!TFB永不言弃!!”


其他粉丝深受感染,也跟着喊了起来:“TFB永不言弃!!永不言弃!!”


易烊千玺刚从车上将行李箱提下来就感觉自己被响亮热烈的口号声紧紧包围,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王俊凯,就见他们前队长眼里带着笑意看着一众情绪高涨的粉丝,潇洒的抬手挥了挥。


他这一挥,把一半的人都挥哭了。


王妈妈把大半姑娘弄得梨花带雨,自己倒是笑逐颜开,还指着其中一个粉丝举着的超大海报和易烊千玺咬耳朵:“那个,是S6四强赛的时候,你看那时候我多年轻。”


野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巨幅海报上的王俊凯在选手席上张开手臂抱住扑过来的黄豆豆和焦耳还有薛铁,他那时候的神态的确比较青涩些,只是眉宇之间的那股嚣张得意的神色倒是和如今半分不减。


一行人在粉丝的簇拥中好不容易才检票完成过了安检,最后分别前TFB所有人员站成一排集体给送行粉丝鞠躬,弯腰时易烊千玺余光看见人群中似乎还有穿着Faith应援服的粉丝也过来凑热闹,突然才想起来今天似乎也是Faith战队的离京日。


Faith众人到达机场的时间比TFB早一些,此刻已经在登机口处刷手机玩王者荣耀等待登机了,这次领队依然是邬童,王俊凯找到他的时候他正靠在机场落地玻璃窗旁边的栏杆旁边有些焦躁的盯着被紧紧捏在手上的手机,明明屏幕上也没有任何新消息。


“好久不见啊。”


邬童闻声回头,先把手机收起,接着便皱起了眉头:“你们怎么到的这么晚?”


王俊凯笑嘻嘻的看着心情极佳:“等小朋友起床等半天,你怎么脸这么臭?失恋了?”


此话一出邬童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要炸了:“你特么才失恋了!!”


王俊凯本来就是嘴贱乱撩,看对方反应瞬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才,立刻满脸抱歉的摸了摸下巴满脸的同情:“真失恋了?这么可怜?想吃狗粮吗?我们管饱。”


邬童:“……”


两人都是一米八几的高个儿帅哥,身材修长配着一双大长腿,此刻凑在一块颇为打眼,易烊千玺星巴克一拐出来就看见了他们了,他拿着咖啡慢慢往那处走,刚走近些就见邬童一双眼睛凉凉的看着王俊凯,话也说的冰冷冷的。


“真退役了?”


“大概率吧,这次先看看杜棠表现。”


“咱两都还没决出个胜负,你着急退什么?”


“还没决胜负?”王俊凯莫名其妙:“WCG中国区决赛我和谁打得?”


“那不算,”邬童恨恨的瞪他:“那是你们打野好,你哪局中路不被我压刀?”


“是是是,”王妈妈笑的比夸他自个儿还高兴:“你说得对,全得靠他。”


他这副没脸没皮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样子看的邬童非常不爽,觉得前两天看着TFB官博宣布替补中单时候心里别扭的自己仿佛一个智障,憋了半天才阴阳怪气的骂了他一句:“你倒是心大”。


他语气实在太差,站在一米开外的易烊千玺拿着咖啡进退两难,正思量着要不一会再过来,却又听见邬童又重重叹了口气,淡淡的接了一句:“算了,反正都是你的兵。”


Faith的中单抬眼,看了看不远处正凑在一起捧着手机玩斗地主的焦耳黄豆豆,正在和Faith队员打招呼的白舟,一个人坐在一边挎着脸无所事事的杜棠,以及拿着两杯咖啡呆呆的站在不远处的易烊千玺。


“这些人,其实都是你。”


 


薪火相传,一脉相承。


他们都是王俊凯,他们也都是TFB。


 


机场广播里突然响起空乘人员甜美的声音,前往德国慕尼黑的乘客即将开始登机。


王俊凯笑了笑,转身从邬童身边走到易烊千玺面前,他将那杯咖啡接了过来,顿时感觉手心里暖呼呼的一片。


 


“我们走吧。”他笑着说。




——拿冠军去。




-END-




谢谢大家耐心等待。


番外会有,下周放。



评论

热度(1522)

  1. 呜呜牌抹茶棒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