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要喝桂圆红枣

承蒙喜爱 不胜感激 佛系写手 慈悲为怀

觅得温柔多缱绻 下

勿上升×2128

人设严重OOC预警!

HE啦

我觉得文风有点跑偏了qwq


上在这里 http://kado4577.lofter.com/post/1f591962_efc88bb4


05.

阿易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盖着上好的真丝被,柔软丝滑,窗内挂着的窗帘是暗红色的天鹅绒,无论是头顶精致的水晶吊灯,床顶垂下的花纹精细的床缦,还是触感上佳的手织地毯,墙上的珍贵名画,无一不向他展示着屋主人的奢华和品味

身上被清理干净后穿好了睡衣,身边的位置却是空的,阿易回忆了昨晚发生过的事,低头自嘲,喝醉的也是自己,出了丑的也是自己,张三爷说白了也是可怜他,又怎么会真的怜惜他。他强忍着身体传来的不适,刚要站起来准备去喊师弟们回家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你起来做甚?赶快躺下”

阿易抬头望过去,只见穿戴整齐的张保庆手里连捧带端了一大堆盒子进来,他不自然地揪了揪床单“我以为你走了”

张保庆坐在床沿,把手里的东西细心地摆放整齐,揭开盖子,里面装的是粥和点心以及各式各样的小菜

阿易揉了揉头发,有点害羞地问“这都是给我的啊?”

张保庆点点头,笑起来傻的有点可爱,一点也不像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张三爷“对啊,特意给你端上来的,怕你身子不舒服”说完他还从军装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药瓶放在桌上,不好意思地偏过脸说“你一会儿自己上一下药......我早上去买的,我清理干净了,但还是怕弄伤你”

阿易看着面前耳垂通红的人,开始有点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传闻中那样凶残,就突然想逗逗他“诶,你这人,上完了就不把我当回事儿了?上药还得我自己来,男人果然......”他还没说完话,就看见张保庆突然凑上来,一脸坏笑“那你叫声保庆哥哥,我现在就帮你上药”

阿易伸手拍了他一下“你也不嫌羞?赶快去忙,我可没城里那些姑娘们的那些金贵毛病,自己来就行”

张保庆知道阿易也是害羞,就没多为难他,起身从衣架上扯下来领带开始系,嘴上嘱咐着床上吃早餐的人

“现在世道太乱,你就和你师弟先住在我这里,没人敢怎么样你们”

“家里的佣人从上到下都听你使唤,要是让我知道你什么事都自己做或者伤到了自己,我定饶不了你”

“要是闷得无聊就和刘清说,让他开车带你出去转转,要是倦了乏了就回来歇着,反正时间多的是”

张保庆不放心地回头,看到阿易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似的,手上还拿着一个豆沙包,听见他声音突然停了也抬头看,一向沉稳端庄的少班主这般可爱模样真是让张保庆喜欢的不得了,他走过去低头在阿易眉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乖,等我回家”


06.

阿易坐在一楼的花园里看戏折子,顺便检查师弟们练功情况。上午的阳光明媚温暖,像情人的手抚摸着脸庞,阿易眯起眼睛看着墙边的花花草草,心里也被照的暖洋洋的。听见身后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回头看,原来是刘清。只见刘清稍稍弯腰,语气温和“少班主,一会儿就吃午饭了,我来问问您可有什么忌口?”

阿易想了想,笑了一下“我吃什么都好,一切都按三爷的喜好便好,不必这么紧张着我”

刘清点了点头“少班主,三爷特意吩咐过了,这宅子上下都得宝贝着您,可不敢怠慢了。中午三爷不回来吃,就您几位”

阿易一双剑眉蹙了起来“三爷不回来?那他?”

刘清安慰似的语气劝着阿易“三爷忙,中午就在军部对付一下,他嘴虽然挑,可还是得工作为重”

阿易脸上隐隐透露着担心的神色,最后下定决心般对刘清说“麻烦刘先生中午送我一趟,去军部”

张保庆这一上午忙到几个小时才得了空坐下,想喝口水发现杯子是空的,想吃口饭发现早上走的急什么都没带。正要打电话让刘清来给送的时候就听见门外有敲门声,他收起声音里的疲倦说了句“请进”就继续低头看文件

一个大餐桶被轻巧而稳当地放在桌上,张保庆诧异地心想自己什么时候和刘清这么心有灵犀了,一抬头却看见阿易正浅浅笑着

“听刘先生说你总不好好吃午餐,我做了些带过来,三爷尝尝合不合口味?”边说边拿出里面的餐盒,麻婆豆腐、宫保鸡丁、炒时蔬和排骨莲藕汤,要不是碍于隔壁还有其他午休的人,张保庆差点当场就抱着阿易的大腿放声哭泣了

阿易手里提着刚打好的开水壶,给张保庆沏好一杯茶水递过去,看着那人狼吞虎咽的,不禁笑得眉眼弯弯,连一向冰冷锋利的轮廓都变得柔和美好了几分“你慢些吃,狼吞虎咽的像什么?又没人和你抢”

张保庆嘟着嘴“你做的川菜真好吃啊,可你不是北方人吗?”

阿易用手帕轻拭掉他嘴角沾上的红油“我师傅故乡在蜀地,他老人家好这一口,我就学了些”

张保庆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饭,又喝了汤,故作优雅地擦擦嘴“这样可以了吗?少 班 主”他拖着的长音湿湿软软,带着山城的绵软口音,像是氤氲的雾气,私下里完全就是青春可爱男孩的模样,不带一点血腥之气

阿易被他从后面抱住站在窗边,看外面的梧桐叶打着旋儿飘落到湖面上,阿易叹了口气,自己的身世就像这落叶,不由他只由天,现在有了张保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转机出现

张保庆像是知道身怀里的人儿在想什么,不由得紧紧抱住了他,吻了吻阿易柔顺的发,把头埋在他颈窝里低声哄着“以后什么都别担心了,喜欢唱戏就唱,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阿易语气有些委屈,也有点无奈“可是现在都没什么人听了,大家都忙着逃命呢”

张保庆把他转过来,盯着他的眼睛,那人琥珀色的瞳孔像清澈的水潭,纯粹不带杂质“那就给我唱,我一辈子都爱听”

“那你不许骗我”

“不骗你,永远都不会骗你的”


07.

这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阿易穿着一身天鹅绒睡衣懒洋洋地窝在壁炉前烤火,张保庆靠在他身后,一只手环着阿易的腰,一只手看着上头发下来的文件,马上就要打仗了,这座城市已经不安全了,军部的人开始陆续撤离

一个月前张保庆和阿易一起去了车站,送三个师弟去了香港,三个小孩哭的像泪人,舍不得跟随了十几年的师兄。张保庆看着身边眼眶通红的阿易,不忍地拍了拍他的肩,目送着火车离去

回家的路上刘清犹豫再三,看着后视镜中的两人,忍不住开口“三爷,老爷说让你也尽早回去,这里太不安全”

张保庆揉着眉头“我知道,我自有打算,叫他不用担心”

身旁的阿易一直沉默,他知道“回家”对张保庆意味着回到重庆那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安乐窝,而自己则是真真无路可走。张保庆的狠戾决绝他不是没见过,自然也能想到培养出这样儿子的父亲有多果断。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宝贝儿子带一个戏子回家?更何况自己是男儿身

晚上躺在床上亲热时阿易比往常更主动更热情,平时什么说不出口的羞人称呼今天统统破了戒说个痛快,勾的张保庆欲仙欲死,恨不能把他揉进自己的骨血里,和自己的生命融为一体

抱着可人儿清洗干净身体,张保庆正欲逗逗他时,却看到阿易一脸哀婉,赶忙抱紧了裹到被子里轻声问他是不是自己欺负得很弄疼了他,结果那人就一直摇头,最后才吞吞吐吐地开口

“我知道你要回重庆了,我就是恨,很我自己为什么不是那些姑娘小姐,要是能在你身边哪怕回去做个妾我也认了......”

张保庆看着眼前委委屈屈的人,觉得既好笑又心疼,最后只能抱得再紧一点,语气轻柔“说什么呐你?我回重庆难道你不跟着走吗?再说了,谁敢让你做妾?我自然是要明媒正娶你的”

阿易抽抽搭搭地看着一脸诚恳的张保庆“你,你是说要带我回去吗?可是你爹他......”

张保庆温柔地擦拭掉怀里人的眼泪“你不用担心,我其实早就和他说了,他不同意,所以我才一直没带你回去,怕你受了委屈”

阿易听说张保庆为了自己和他爹闹成这样,急得也来不及哭了,慌忙问他“那你怎么办?傻乐什么啊你?你不至于为了我和你爹闹脾气的......”

张保庆故意板着脸,假装严肃的样子“你不至于谁至于?我告诉你,我张保庆想做事一定要做,再说了他不同意是他的事,我和你过日子,又不是让他和你过日子,他能怎么着?”

阿易看着眼前的人,心想张大将军要是在现场怕是要当场捶死自己这个不孝顺的儿子,那个画面想想就有点可怕

趁着他愣神的片刻,张保庆轻咬了一口他的唇珠,似在惩罚某人的不认真,最后幽幽开口

”你啊你,不许再瞎担心了。我爹虽然不同意,但是我娘我哥哥姐姐又没说不同意,一群人还能怕他一个不成?“

”???张保庆?你不会告诉你们全家了吧?“

”是啊,以后要过门的媳妇儿,提前和家里说一下有问题吗?“

阿易有点气,自己担心了这么久,结果这男人却背着自己搞定了一切,又温暖又害羞,尤其是想到自己刚刚以为要分开后在床上的样子,真是恨不得一头磕死算了。转过头看见张保庆乖乖的模样,念着他对自己无穷尽的包容和爱护,还是忍不住笑出了梨涡


张保庆抚着阿易的发丝,语气平静却暗涌着强大无尽的爱

”阿易,答应我,以后永远不要想分开这种事了。我和你,山高水长,永不分离。“

”你是我唯一的确定与肯定,每天醒来能看到你是我最大的愿望和期盼“

”我是真的很爱你,我会用余下的一生去证明“


阿易凑上去吻了吻那人,被子里环着那人腰的双手忍不住又紧了几分,语气里尽是甜蜜

”知道了,说好的明媒正娶我记着呢!要是敢忘了就小心着你那张嘴!“

”好好好,谁让你是我家宝贝,再叫声哥哥给我听听呗?“

”?张保庆你个流氓!看我不揍你!“

”救命!谋杀亲夫啦!“


08.

战争是不可控不可预测的人间悲剧

离别是这个世上最不酷最不凄美的决定

幸而我们找到彼此,温暖彼此


觅得温柔多缱绻,此生得你已尽欢

评论(2)

热度(38)